Hail Stucky❤️ Hail Evanstan❤️
可逆不可拆黨
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!
談戀愛,不搞事💍
吃甜甜,過好年🍭
微博:微糖抹茶甜甜

【盾冬】协奏曲-7

Summary:

Steve觉得美国队长不适合结婚,但他无可救药的暗恋着纽约最有名的蛋糕店老板。

Bucky不知道Steve对他的感情有多深,但他说了Yes I do。


★美國隊長Steve/蛋糕店老闆Bucky

★先婚後愛

★非ABO生子設定!非ABO生子設定!非ABO生子設定!


Steve煩惱著如何保護Bucky。


Ch1 Ch2 Ch3 Ch4 Ch5 Ch6

====

繁體版:AO3

====

夜色已深,Bucky睡得正熟。

他侧着身体倚在Steve怀里,半张脸蛋贴着他的上臂,左手横跨过Steve的腰,松松地搂着他,呼吸轻浅而绵长地喷在Steve的肌肤上。 Steve的左手从Bucky颈下穿过,拥着Bucky的背,右手轻轻拨着Bucky额前垂下的发,用手指挑揉着那柔软的发丝。

他已经这样望着Bucky不知道多久,起初Bucky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话,说一些他不在家的日子里的琐碎小事,Steve一一应着,还提议过几天两人一起到两个街口外那家新开的汉堡店用餐。说着说着Bucky就睡着了,看着怀中的人在睡着后不自觉地朝自己贴近,Steve心头泛甜,尚无睡意的他,脑海里仍想着回程的飞机上,Natasha有意无意的暗示。



「你知道所谓的地下恋情,通常很难持久的吧?」Natasha卸下部分装备,解开腰间的枪袋,躺在机舱的椅子上,往后调整了下,语调轻松地说。

『我不太清楚这种事。 』Steve避重就轻地回答,某方面而言也是事实,他从来不去注意外人的八卦轶事,即使偶尔打发时间看了一些,通常也不会记在心里。

「我想那是因为,」Natasha并不理会Steve的逃避,依然侃侃而谈:「没有一个普通人能忍受自己谈个恋爱,却像是做贼一样东躲西防。假如双方都是特工或是需要隐藏身份的名人,那倒还可能,毕竟各有所避,但是要让一个生活坦坦荡荡、没什么好东躲西藏的普通人,在谈恋爱这件事上百般遮掩,那通常会是个灾难的开始。」

『⋯⋯怎么说? 』Steve试图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不要太积极,仿佛只是为了和Natasha搭话而开的口,不过Natasha也不在意他的遮掩,仍然用着冷静的语调说:「简而言之,恋爱勾起了人们心中最想炫耀的那一块地方,我没研究过原因,但爱跟蠢确实都特别难遮掩。同时在基础社交关系中,随着关系增厚,双方往往还会渐渐融入彼此的生活圈,而地下恋情让以上事情都很难进行。很奇怪,恋爱这事似乎没什么不典型的余地,假如你爱上的是个踏实生活的普通人。」

Steve嗯了两声,仿佛只是随意聊聊,Natasha也不再说话。


然而Natasha说的事事有理,Steve越是细想,眉头皱得越紧。



于是在回到纽约,解散任务人员之后,Steve又刻意留下Natasha多问了几句:『妳对神盾局特工的评价如何? 』

「哪一方面的?」Natasha挑起眉问。


两人在复仇者们惯常使用的休息区坐了下来,Steve泡了两杯咖啡,一杯递给Natasha,一杯拿在自己手里。 Natasha已经换下了战斗服,穿上舒适的家居服,盘起腿窝在沙发里,听着Steve的问题,略微思索:「基本上算是训练得宜,能处理大部分常见的任务,而且干得也不错。九头蛇事件后清掉了一批内鬼,现在的可信任度又更高了,假如只是一般的保镳型任务,我认为应该九成可以完美达成。」

『剩下的那一成呢? 』Steve追问,Natasha失笑:「Steve,没有什么事情是百分百的。」

Steve咬紧牙关,深吸了一口气,Natasha又说:「凡事都是机率啊,人活着就是一场冒险。」

他当然知道,Steve有些烦躁的想。


可他怎么能在自己最重要的人身上冒险?



Steve轻叹口气,怀里的Bucky动了动,在他身上磨蹭了两下,Steve低头亲吻着他的额头,对于两人的未来已经想像过千百种路线,却不知哪个路线能确保Bucky的平安。



接下来的几天,Steve每天都有必须到神盾局报到的工作,无法再陪着Bucky上班,不过他这几日的工作多是行政作业与会议,他都能准时离开,在晚餐前抵达Sweet Dream,和Bucky在休息室里用完晚餐后,再陪他进行隔日的餐点准备。


公休日那天,两人如约定好的一起去了家附近新开的汉堡店用餐。那是一家非传统的汉堡店,夹的馅料不只是普通的猪肉、牛肉、生菜,他们有青花菜起司牛肉汉堡、马铃薯可乐饼汉堡、义式肉酱牛肉堡、花生香蕉培根汉堡⋯⋯等等较少见的口味,Bucky点了花生香蕉培根汉堡,Steve则选了义式肉酱牛肉堡。

他们到的早,店内还有许多空位,两人便选了一个靠窗的角落,从门口进来不会直接望到的地方,让Bucky背对着门口坐下。


两人边吃边聊,笑得嘻嘻哈哈。 Steve自知不是个好相处的人,从小就没什么朋友,身边熟悉的人不是同事就是战友,聊天的话题多是工作上的事,私底下都少有能一起用餐和闲聊的人。而自从认识Bucky起,Bucky对他便一直都是像对待一个新朋友那样,亲切温和热情,婚后更是温柔体贴。

他会跟Steve说自己童年的往事,说那些有趣的、荒谬的、孩子能做出的傻事,也说那些沮丧的、挫败的、每个人都经历过的烂事。人与人的关系都是靠相处堆出来的,Bucky清楚两人相处太短,便只能靠分享彼此的过往来累积亲切感,而Steve深陷在这种从Bucky的叙述中陪他一起重温往日的情境里,仿佛他也跟着参与了那些他无缘参与的过去。


他见到了那个娃娃蹲在花园里撒种子的春天,男孩泡在泳池里的夏日,少年骑着脚踏车送报的秋季,青年在巴黎街头看见第一片雪的隆冬。

那都是他的Bucky,是Bucky成为如今这模样的每一块拼图,是Steve渴望以任何方式有所关联的逝去的时间。


『假如我在那个时候遇见你⋯⋯』Steve轻声说,小小的桌子让两人的腿在桌下交缠,亲吻更只是一个倾身的距离。 Steve摘下帽子遮住了店里人们能看见的那半边,吻住Bucky的唇,Bucky紧紧握着他的手,沉溺在Steve每一次的吻里。



只是窥伺的眼光总是无所不在的,再多的遮掩最后也只会如同这帽子一般,左支右绌。


评论 ( 35 )
热度 ( 451 )
TOP

© 微糖星光起司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