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il Stucky❤️ Hail Evanstan❤️
可逆不可拆黨
文風就像紅棗桂圓奶茶加布丁溫熱全糖!
談戀愛,不搞事💍
吃甜甜,過好年🍭
微博:微糖抹茶甜甜

【盾冬】协奏曲-10

Summary:

Steve觉得美国队长不适合结婚,但他无可救药的暗恋着纽约最有名的蛋糕店老板。

Bucky不知道Steve对他的感情有多深,但他说了Yes I do。


★美國隊長Steve/蛋糕店老闆Bucky

★先婚後愛

★非ABO但有生子設定!非ABO但有生子設定!非ABO但有生子設定!


千鈞一髮。


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

====

繁體版:AO3

====

当初知道绑架Bucky这件事是Tennesse一手策划时,Steve的内心立刻重重一沉。


数年前,Steve剿灭九头蛇的过程中,抓到不少九头蛇的干部是全家都在组织内,分属不同部门。他注意到九头蛇并不像是一般的反叛势力,有一部分更像是一种扭曲的信仰。其中固然有许多人只是为了取得更高的权力,但组织的高层干部中,也有不少人抱持一种共同的狂热,他们坚信着自己是在为人类福祉而奋斗,为此自然会跟理念相同的人走得近,又将子女亲人皆带进组织里。

Tennesse的长子和独女是死在神盾局直捣九头蛇最大基地的枪战中,而那一场血战是由Steve亲自领队的,而后Natasha逮到Tennesse的妻子,她在狱中自尽。消息指出Tennesse还有一名幼子不知所踪,是他仅剩的家人了。

为此Robin Tennesse对Steve恨之入骨,Steve知道他肯定想亲手了结自己,最好在Steve死前先狠狠折磨他一轮。



Steve带着Sam和几名神盾局特工赶到时代广场时,原本应该人潮熙攘的时代广场却一片安静,地上散落着人们逃离时来不及捡拾的物品。

仿佛担心Steve找不到他们似的,一列身穿黑衣的持枪人士,从他们抵达的街口外,一直列队到广场最高楼的下方,领队的人士蒙着脸,声音是秀气的女声,语调却是毫无起伏的冰冷:「队长,议员久等了。」

Steve甚至不用抵达高楼门口,他远远便见到从20层楼高处,有人影被垂挂在窗外。


那人影他太过熟悉,甚至令他罕见地呼吸艰难。



『把Wanda调过来。 』Steve低声指示Sam,Sam明白Steve的意思,他压下耳边的通讯设备和中央车站小队联络,说了几句后转身报告Steve:「中央车站有炸弹,人潮还在疏散,纽约市警局请求Wanda原地待命。」

『车站一旦净空就让Wanda立刻过来! 』Steve咬着牙说,Sam颔首,他的视力没有Steve好,但也猜得出来那个被挂在半空中,用来威胁Steve的人是谁。 Steve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那人,只是大步的往前,一直走到高楼门前,朗声开口:『Tennesse议员先生。 』

「美国队长,好久不见。」Steve的耳机中响起对方的声音,他略转移视线望了眼四周,并没有看到对方,Tennesse又说:「不用找了,队长,今天我不是主角。特地把队长请来,为的是祝贺队长新婚啊!呵,琴瑟和鸣,恩爱缱绻呢。」Tennesse的笑声透过对讲机,显得格外刺耳。

Steve只是稳声回答:『你要杀的是我,放过他。 』

Tennesse的笑声嘎然而止:「放过他?美国队长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?我当然是先杀了他,让你慢慢痛苦,直到我满意了,再找个良辰吉日解决你啊。」

Steve不再回话,他只是谨慎地观察周围,试图找出能让Sam或是其他特工进入内部的方法。但眼前所见,高楼被Tennesse的手下团团围住,Bucky的位置又非常危险,若是他们轻举妄动,吊着Bucky的绳子随时有可能被切断。


「我估计我还能在这里欣赏你心急如焚又无能为力的样子十分钟吧,直到这条摇摇欲坠的绳子断裂为止。啧啧,我能看到这绳子的一丝丝慢慢裂开的瞬间,多精细的倒数计时,可惜你不能和我一起观看,队长。」Tennesse的语调又回到那种得意的喜悦:「我会寄影片给你的。」

十分钟? Wanda很有可能赶不过来。 Steve望向Sam,Sam皱着眉轻摇头:「我们只能等到最后一刻,Bucky坠落的时候,我飞上去拉住他……」



「我改变主意了队长。」Tennesse的声音突然响起时,Steve猛地抬起头,看见原先静止的Bucky正在快速下坠。他顾不得通讯器里Tennesse疯狂的大笑,只是往前直奔,抱着至少能接住对方的微小希望,同时飞出盾牌,击倒好几个上前试图阻止他的九头蛇特工。其他神盾局特工和九头蛇的人马正激烈对战,Steve管不了那些了,他只是在心里再三祈祷一切都来得及。

Sam打开自己的装备,展开翅膀飞起。他在空中捉住了Bucky的上臂,但是无法抓紧,只是稍微减缓了Bucky的坠落。 Sam一直调整自己的高度,但每一次触碰到Bucky的结果都仍是抓不到他。


「Cap,我抓不到他。」Sam的声音很焦虑,Steve咬紧牙关:『我在他下方,你尽量想办法减缓他坠落的速度,我……』

在Steve来得及给出下一个指示前,Bucky忽然在五楼高度的地方停住了,Steve眨了眨眼,半晌后他才看出Bucky身上被红光包住,正以缓慢的速度往下降,Steve张开双臂,让Bucky落进他怀里。


Wanda及时赶到了。



「我们抵达中央车站时,车站已经净空了,Natasha说那里应该只是一个烟雾弹,叫我立刻赶来。」Wanda对降落在她身边的Sam说,Sam松了一口气:「还好你及时赶到了。」两人站在人潮外围,人潮中心是Steve和一直昏迷不醒的Bucky。

神盾局的医师对Bucky做了初步检查,确认他没有重大的外伤,昏迷可能是被施用了麻醉剂。 Steve跟着救护人员一起上了救护车,他弯腰拨开Bucky脸上的碎发,见到他脸颊眉际都有细小的伤痕和血迹,心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拧住了,疼痛遍布他五脏六腑。


他轻轻握住Bucky的手,低声对他说:『我很抱歉,Buck,我很抱歉……』



Bucky在经过基础的全身检查和扫描后,确认没有内伤,但九头蛇对他施用了过度的麻醉剂,医师建议他住院观察三天。

Steve望着已经经过上药与包扎,仍沉沉沉睡着的Bucky,一边听着主治医师的解释点头。但在他来得及问更多问题前,医师的下一句话让Steve心跳停了半晌。


「另外,要注意的是,Barnes先生已经有四周的身孕了。万幸的是目前胎儿很稳定,不过头三个月仍要特别小心。我建议他出院后仍持续卧床休息,直到确定胎儿发育正常,Barnes先生的身体状况也完全复原为止……」


评论 ( 30 )
热度 ( 320 )
TOP

© 微糖星光起司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